灼灼

我随意,但我爱的cp要在一起。

又开始了艰难的存文路。。。满三章就一起发∠( ᐛ 」∠)_


1/3


论玛丽苏与沢田纲吉的兼容性3

  论玛丽苏与沢田纲吉的兼容性

  

  

  1.脑洞魔改自几年前贴吧盛行的背叛梗和初代家族(莫名其妙就出现)救人梗,狗血天雷有。

  2.背叛是不可能的,玛丽苏小姐是一定要死的。

  3.ooc预警,有私设。

  4.27中心!27中心!27中心!基本不会有别的cp。



  第二章  欺诈者

  

  『蒙神明大人厚爱,我和你,命运倒转交替。』

  ……

  西西里岛,vongola总部大宅,首领卧室。

  容色极盛的年轻女人聘聘婷婷地立在落地镜前梳理自己长长的金发。暖洋洋的日光穿过玻璃窗落在她姣好的脸庞上,照见她那双清澈纯净的碧色眼眸,而凤眼眼尾的弧度上扬,浓密的长睫如颤颤欲飞的蝶翼,又天然生出股妩媚的风情。

  镜中女子笑眼弯弯,唇边含笑,显见心情很不错。

  九月十四日,这是她——维多利亚·希尔站在vongola首领这个巅峰之位的第四个月。

  也是她的能力使用后的第五个月。

  维多利亚最后整理好身上的裙子,白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清脆的响声。她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手指拂过最下层的暗格,摸到一张照片。

  唯一一张没有被销毁的,属于那个被替换者的照片。

  沢田纲吉。

  被阴之炎伤到的地方会逐渐蔓延腐蚀到整个身体,加上从那种偏僻的海域掉下去,他绝无可能生还。

  维多利亚将照片反扣过来关上抽屉,落下小小的锁,心不在焉地想道。

  虽然那个人死去的同时也带着大空指环沉入大海,但她的身边还有被记忆所拘束的最忠诚的人们会守护她,所以现在不急着跟那些顽固的人拼得你死我活。只要等一等,还差一个月,她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让他们也乖乖听话……

  包括那个始终不把她放在眼里的varia!

  如果不是这样强大的能力有着冷却时间的限制,如果不是神明大人急匆匆就下达了指令,她明明可以再等一等,把事情做得更加天衣无缝!像现在这样仅在总部高级干部的记忆里做了手脚实在太危险了,要不是她绞尽脑汁用各种借口留他们不见外客,那些同盟家族迟早会发现马脚的!

  不过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前进。她已经坚持了五个月,还差一个月就可以——

  闭上眼遮住里面的浓浓恶意,再睁开眼,勾唇,轻笑,目光澄净如天空。

  她是维多利亚·希尔,她应该是永远善良温暖的少女。

  ——

  “早安,维多利亚大人。”

  “早安,Boss。”

  “……”

  穿过古老宅邸装饰典雅的长廊,维多利亚站在餐厅门前,伸手推开门时脸庞上神色微动。

  “喂!那是给十一代目准备的!”

  “kufufufu,我亲爱的维多利亚,早上好。”

  “啊哈哈,狱寺,别再欺负蓝波啦……”

  “啊!今天的大家也都很极限!”

  “……”

  维多利亚的眼眸里露出惯常的惊惶。她急急忙忙抱起蓝波,制止了狱寺隼人的炸药,按下山本武的时雨金时,对附身于库洛姆身上的六道骸柔和一笑,又怯怯唤了声云雀的名字,最后坐在了主位上。女子动作十分日常化,在所有人专注的目光里绽开小小的笑容。

  被所有人的羁绊紧紧牵系,立于世界的中心。蒙此幸事,怎能不让人心生愉悦?

  所以,哪怕是偷抢欺骗,她也一定要将这份幸福握在手心!

  

  

》》》

本章涉及设定:

  1.玛丽苏妹子的能力冷却时间为六个月。

  2.目前只有总部高级干部中了苏妹的能力。

  2.六道骸尚未从复仇者监狱里释放出来。


论玛丽苏与沢田纲吉的兼容性2

  论玛丽苏与沢田纲吉的兼容性

  

  

  1.脑洞魔改自几年前贴吧盛行的背叛梗和初代家族(莫名其妙就出现)救人梗,狗血天雷有。

  2.背叛是不可能的,玛丽苏小姐是一定要死的。

  3.ooc预警,有私设。

  4.27中心!27中心!27中心!基本不会有别的cp。


  卷一  他的世界

  

  第一章  伤疤

  

  『不祥的五色火炎,属性为——』

  ——————

  日本,并盛町。

  早秋的风毫不客气地掀开被褥。肌肤接触到凉意,青年蹭蹭枕头,露出了脸。白净秀气的脸庞有一半都被白色绷带包住,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

  “咔嚓”

  卧室的门被打开,金色发丝明亮焰眸的男人走进来,仿若虚幻又隐隐凝实的身影在床边坐下。青年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温暖的褐色眼眸色泽黯淡。

  「起床吧,纳克尔说今天就可以拆绷带试一试了。」

  一笔一划落在掌心,青年眼瞳一缩,但失了焦距,目光也无处着落。

  “Nufufufu,你们未免也太慢了些。Giotto,蓝宝马上就要把你的那份早餐也吃完了。”腔调古怪的声音轻飘飘传到屋内,Giotto却目光准确地看向半开的窗户边:“Demon,蓝宝捎回汉堡了吗?”

  “啧,真是无趣。”眼见被发现,窗边顿时升起一丛蓝雾,穿着考究的Demon走近床边,海蓝的眸漫不经心的看了眼Giotto又转向青年,俯身在他的手心一字字写下,「蓝宝带回了汉堡。」

  青年的神色顿时一振,看上去竟然恍惚还有些少年时期孩子气的影子。他摸索着爬起来走进洗漱间,关门前留下一个手势——

  「等我!」

  ——

  洁白的墙壁,锃亮的镜子,还有镜子里的青年。

  纲拆开绷带,右边脸颊上盘踞着凹凸不平的疤痕。

  他扶着水池,低垂的发遮住脸上神色。

  这是那个女人留下的、连纳克尔的晴之火焰都无法治好的伤。虽然时隔四个月之久,他也仍能透过伤疤记起那五彩火焰凶狠舔舐上脸颊的痛楚。

  所谓“污染”,即是那种新火焰的特性。从受伤的脸颊蔓延到听觉、视觉和声音——他的世界就这样沉入黑暗无声之地。

  这世界一夕之间就颠倒成可怖的模样,从昏迷到醒来,四个月,如隔生死。

  纲伸手摸到牙刷和杯子,安静地洗漱。

  屋内只有水声。

  

  

》》》

本章涉及设定:

  Giotto的外貌是金发金眸


论玛丽苏与沢田纲吉的兼容性1

  论玛丽苏与沢田纲吉的兼容性

  

  

  1.脑洞魔改自几年前贴吧盛行的背叛梗和初代家族(莫名其妙就出现)救人梗,狗血天雷有。

  2.背叛是不可能的,玛丽苏小姐是一定要死的。

  3.ooc预警,有私设。

  4.27中心!27中心!27中心!基本不会有别的cp。



  楔子   悬崖

  悬崖下铺展开深蓝海水和嶙峋山石。

  悬崖上站立着明媚张扬的女子。

  碧绿如翡翠的眼眸眼尾上挑,流盼的目光从脚下踩着的手机转向陡峭的悬崖,浅色唇瓣向两边延展,露出盈盈的笑意——

  纯净美好,美艳不可方物。

  而她掌心绚烂的火焰也渐渐止息。

  艳丽的,五色斑斓的,火焰。

  ——

  vongola十代目沢田纲吉失踪,其所属大空指环及匣武器亦消失。一个月后,长老古拉德之女、门外顾问维多利亚·希尔暂代十一代目之位。六大守护者决定继续跟随。

  vongola十代直属独立暗杀部队varia,拒绝归入十一代目名下。

  


(龙族)以我之名

第三章 雨夜暗流

      楚子航很少会紧张,现在正是他难得心跳加快的时候。当雨幕里响起迈巴赫的鸣笛声,他牵着路明非大步走到屋檐下。路明非透过挡风玻璃看到车里男人满是笑意的脸,不由得扬起眉毛。

      他曾在学院执行部的灰色名单上见过这个人。

      楚天骄,1987年毕业于卡塞尔的S级混血种,学院百年来可以排进前十位的超级执行官。更重要的是——他曾受昂热校长的委托监视过路明非。

      路明非微微笑了一下,和楚子航一起躲在男人打开的黑伞下钻进车里,他能觉出楚子航的手心出了一些汗,摸上去潮热不似平常的他。而男人把伞插好便回到了驾驶座上,回头看着两个人问:“这是你的同学吧?哎呀,你看你们衣服都湿了,我给你们座位后排的座椅加热打开吧,谁用谁知道,舒服的要死!”

      男人说到后来几乎是有些吹嘘的语气。楚子航本来动了动唇,但眼神瞥见路明非湿漉漉的外套便作罢,只转头介绍道:“是,这是路明非。明非,这是我爸爸。”

      男人似乎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反应,路明非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眸一弯:“楚叔叔好。”

      “哎,好好。”男人表现得十分热络,神采飞扬地和路明非聊了几句后才扭头清了清嗓子,对樱桃木的中控制台说:“启动!”

      屏幕亮了起来,仪表闪过微光,那台强劲6升V12双选涡轮增压引擎无声的自检,车里感觉不到震动。很明显,这是一台语音启动的车子。

      “900万的车,摄制的时候只有3个人的声音能启动,一个是我,一个是老板,还有一个人你猜是谁?”男人得意洋洋地问。后视镜里映照出始终微笑的路明非和面无表情的楚子航:“不关心。”

      男人虽然讨了个没趣,却也并不沮丧,打着方向盘开车驶出仕兰中学的大门上了高架桥,一路上还在和两人絮絮叨叨讲着些闲话,车里的音响打开响起了一首《Daily Growing》。楚子航几乎一路沉默,到时路明非偶尔还接两句话,和男人聊得很不错。

      车窗外淋漓的雨声掩盖了所有,楚子航默默盯着男人说话时眉飞色舞的面孔,良久才转过脸去看着一片模糊的窗外出神,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音响里男女对唱的声音把世界拉成一幕昏黄的歌剧,路明非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和男人的唠嗑儿,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庞贴近车窗,琥珀色的眼眸里倒映着奔流不息的雨幕,别样的情绪从那双眸里闪过。一时间车里除了音乐声外竟是奇异的沉默,仿佛有什么未知的东西正从雨中快速生长着,攫取了所有人的注意。但一切又都很正常,男人注意到楚子航的样子后又笑嘻嘻地和他搭话,他们从那首歌说到楚妈妈,又说到楚子航要去哪个大学的问题,父子俩的说话声在音响关闭后越发清楚。只有路明非没再说话,他只是专心地看着落雨的天空,好像透过那阴黑的云层看到了什么确实存在的东西。

      世界在变化,以无人察觉的形式。

      高架桥还是那座高架桥,雨也还在下,但在路明非眼眸里,那些雨水缀连而成的“幕”正在折叠,如同镜面反射出千万种棱角,曲折迷乱。瑰丽的色彩在他眼底升腾而起,吞没一切暗淡阴沉,而他神色冰冷,注视着车窗外的东西。

      如同灿烈的阳光照在雪上,车窗外推挤着凑上来的黑色影子像被灼伤一样迅速融化退却。

      但楚子航所坐的另一侧,仍然有东西拼命爬上来,用扭曲的手指敲了敲车门。

      路明非霍然回首,听到楚子航小声呢喃:“那么大的雨,谁还在外面呢?”

      人的大脑是需要一点反应的时间的。当路明非抓住楚子航的胳膊把他往自己这边大力一扯的时候,路明非看见的只有他惨白的脸。窗外不知名的光源投射进来,楚天骄回头时便看见了这一幕。

      “别开门!”

      刚才还在高谈阔论的男人声音变低了,而且在颤抖。楚子航忽然意识到原来世上大多数声音都消失了,这种莫名的安静和刚才他所看到的黑影共同构成了某种极端令人恐惧的环境。他甚至僵硬到无法转过头去看路明非,因为迈巴赫外面忽然亮起了无数的水银色灯光,黑影们一同睁开眼睛,那些金色的瞳孔好像黑夜里突然废弃了千万只萤火虫,每一只都冷冷地盯着他,像是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把他吞噬殆尽。他甚至连叫都叫不出声,只是狠狠甩开了谁的手,死死抱住头蜷缩起来。

      他在觉醒。

      路明非收回了被甩开的手,和楚天骄对视。

      “您和老板真像,不管是外貌,还是声音。”

      楚天骄说道。他没有操控车子,但车子的速度已经飙上了180迈,在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路上滑行。路明非看得出他全身的肌肉逐渐绷紧,像一张弓拉满了弦,下一刻就要射出杀意凛凛的利矢——对窗外的东西,也对着路明非。路明非平静地回答道:“是吗?不过我要替他道个歉,他并没有要你来送死,也不是故意把你儿子牵扯进来的。”

      “但我们现在大概出不去了。”楚天骄没有松懈。路明非看了他半晌,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他是被选中的人。”

      “他不会死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一切都结束后的未来。”

      “这是承诺。”

      路明非在说话时眼眸已经染上了别的颜色。楚天骄还从未见过那种金色,那是日光,是火焰,是流淌的黄金,是多少万年沉淀下的黄昏时分、远古神明低下的一瞥。它和混血种的黄金瞳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种区别不需要学习如何去辨别,只是在看到的一刹那就已经本能地知晓了。

      “好。”即使是再强的混血种也无法与真正的龙裔相抗衡,楚天骄的黄金瞳也在燃烧,但他只能侧过头,不敢去看路明非的眼睛。他听到了言灵的声音。龙族对于言灵的运用是混血种难以企及的高度,正因如此,当龙族用言灵起誓时,也比人类的誓言更加可靠和诚信。楚天骄看了一眼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终究没能说出更多话来。

      然而时间也不允许他想更多了。路明非靠在后边的座位上,闭上了眼睛:“现在我帮不了你。”

      “我懂。现在还不到时间不是么?”楚天骄看到楚子航挣扎了几下似乎要醒来,于是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去。


      一个关于27的狗血梗脑洞正在酝酿中。。。

      存够三章就发 ●v●

      1/3达成
      
      2/3达成

      3/3达成

七夕快乐(•̀⌄•́)

【是个脑洞】《某未命名者的手札》(27中心)

  以vongola财务部某高级人员未命名为主角所撰写的vongola生活手札,记录十世时期外人无从得知的琐碎事情。

  

  

      》》》

      写到最后,逐渐失去理智的未命名

  

  之四,未命名的财政审批陈述

  今天是九月六日,入职的第四天,我——名为未命名的vongola财务部部长助理,迎来了升迁后第一个重大考验……

  事情的起因是今天早上玛蒙大人的翘班。

  其实神出鬼没早就是玛蒙大人惯常的作风了。身为幻术师、varia飘渺无常的“雾”,玛蒙大人向来信奉以幻术制格斗的理念,即使是平时也绝不轻易暴露自己的真实行踪,给人以可乘之机。加上varia的诸位高级干部里只有varia最后的良心斯库瓦罗队长每天兢兢业业上班,所以玛蒙大人时不时的翘班行为并不显得突出,毕竟还有沉迷飞刀的贝尔大人、热爱娘化的鲁斯利亚大人、每天都在发表Boss控言论然后被嫌弃的列维大人……挡在前面呢。

  但是!现在!在总部!玛蒙大人翘班就代表所有最高等级文件全部移交到了身为助理的我身上!

  这种最高机密级的文件我怎么敢轻易地就做批复啊!于是我思来想去,决定暂时把这几件文件搁置在桌子上。玛蒙大人虽然爱翘班,但绝对靠谱,在我call了他一个电话后就表示让我等半小时,他很快回来。

  然后,我的门被敲响了。

  ……说真的,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和我的顶顶顶顶顶头上司、里世界传说、黑手党教父、现任vongola十代目沢田纲吉大人见面。

  好长的头衔,但这确确实实表达了我的惶恐。 传言中沢田纲吉大人可是十四岁就拳打xanxus大人,脚踩密鲁菲奥雷的Boss白兰·杰索,轰爆了复仇者监狱老大,战斗力堪称里世界天花板,还对外流传信息极少。像我这种底层小员工甚至没有渠道见他的正脸照片,顶多从黑手党日报和各种八卦周边上看见一两张或模糊或侧面的图片。

  所以在沢田纲吉大人刚敲门进来时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这位的身份,还一边看文件一边问他怎么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沢田纲吉大人居然没有因为我的不敬而发火,而是十二万分有耐心地和我说:“我早上给玛蒙递了份有关岚守生日策划的财政预算申报表,过来看看通过了吗。”

  听到这句我立马意识到不对劲了,抬头一看——

   £¥#€¢&%${[@-㎞℃℉%∑∈

  我觉得用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升天都无法形容我那一刻的心情,真的。用神一样的眼力认出沢田纲吉大人的身份后我的内心就有无数彩色弹幕刷屏飘过,大致内容有以下几点:

  第一,艹!是十代目大人!我见到活的了!!!

  第二,awsl!!谁说的十代目大人长相不咋地?出来挨打!

  第三,哪个小睿智说我十代目大人杀人不眨眼凶残成性??食我四十米厚文件山攻击!

  第四,岚守大人生日策划的财政预算报表……卡在我这儿啦???

  结论:我,当场去世。

  后来的事在我那完全死机的大脑里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沢田纲吉大人看我一脸不知所措所以笑着说了句“没关系,玛蒙什么时候回来?”,我回答,然后沢田纲吉大人离开,然后我整个人陷入半丧失思考能力状态,最后,玛蒙大人回来了……

  前任上司,今天起我的男神除了沢田纲吉大人绝对不可能是别的任何人了!

  等我去进修一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彩虹屁教学,再回来吹爆这个男人!!!

  (下面笔迹凌乱,不可辨识。)

  

      ……

      今天看了《哪吒》,嗑cp嗑到昏厥,回头一看自己的坑,突然有了填的冲动 😂

(龙族)以我之名

第二章  错乱轨迹

      “楚子航。”

      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他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有金色流淌而过,连带着他的心也忽地震颤了一下,仿佛有什么炽热的东西快要醒来。

      ……

      淡金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而楚妈妈却无暇享受这美好的午后时光。她挂掉电话,流盼的目光落在楚子航身上:“子航,妈妈有急事要回团里一趟,你……”

      她目光扫到路明非,接着道:“你和明非一起去看看周围的学校吧。”

      “嗯。”楚子航习以为常地应下,沉默地看着楚妈妈急匆匆地踩着小高跟离开。此刻他明明坐在玻璃窗边一身名牌,脸上却写满了被抛下后的狼狈。路明非摸了摸鼻子,实在是看不得楚子航这副模样,于是干脆利落地跳下椅子拉住楚子航的手:“走吧,阿姨不是让我带你去逛逛周围学校吗?”

      不是的,明明是让我带你去而不是你带我,毕竟你比我要小。

      楚子航的眼神里明晃晃透出这股意思。路明非顿时挑了挑眉,眼睛里写满了抗议。于是楚子航咳了咳,若无其事地点头:“好,我们走吧。”

      路明非这才满意地扬唇一笑,拉着楚子航往外走。楚子航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暖洋洋的触感从相牵的手一路蔓延到全身,好像往怀里揣了个小火炉,热得连坚冰都快要融化掉。

      ……

      蝴蝶振翅,尚且会招来风暴滔天,更何况一切的轨迹从初始就已经错乱。

      路明非卖力地擦着玻璃,窗外雨幕淋漓,身站旁着比自己高一个年级的仕兰中学偶像级人物楚子航。当初路明非和楚子航看了一下午学校,最后以路明非决定考进楚子航的初中——私立贵族学校仕兰中学告终。这所中学路鸣泽曾经在中考时靠着砸钱入学,那笔钱还是从路明非父母寄来的钱里出的,这次他可就没那么好运了,路明非也再没有听到过“泽太子”之类的称呼。

      “啪”

      水珠拍在窗户上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显得格外响亮,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改了风向刮来的雨迎面淋湿了一身的衣服。还是楚子航眼疾手快一把推上窗户:“明非……”

      “我刚擦好的玻璃啊混蛋!”

      呆滞三秒后路明非跳起来就是一个素质三连问候。楚子航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嘴角抿了又抿,终究还是没能绷住自己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明非,你还是先把外套穿上吧,小心感冒。窗户也先别擦了,外面雨下的这么大,老师不会说什么的。”

      “我没关系……”话音还没落路明非就狠狠打了一个喷嚏,顿时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了,只得神色怏怏地跳下窗台去找自己的衣服。楚子航一扇一扇地关上之前为了通风而敞开的窗户,夹杂着雨点的风斜斜吹进窗户把他也淋了个半湿。路明非把自己的外套一裹,转头从楚子航的书包里扒拉出他今天戴来的那条Burberry格子围巾,作势就要扔给他:“师兄,接好围巾!”

      “我还不冷,你戴着吧。”楚子航答道。路明非还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一阵手机铃声,他循声看去,就见楚子航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神色怔然。

      是楚妈妈。

      “子航你那里下雨了吧?哎呀妈妈在久光商厦和姐妹们一起买东西呢,这边也下雨了,车都打不着,我们喝杯咖啡等雨小点儿再走,你自己打个车赶快回家,还有明非,他家路远,你记得捎他一程。你爸爸不是给你钱了吗?或者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叫你爸爸派个车来接你,子航乖,妈妈啵一个……”

      话筒里传来清脆的“啵”声,随后电话挂断,楚子航没有说话,手边还没关上的窗户泼洒进来一大片湿气,在亮着的手机屏幕上蒙上一层模糊的雨珠。一条围巾猛地盖在他头上,路明非一边把楚子航往旁边推一边用力拉上窗户:“我说师兄,你再傻站在这儿肯定比我还先感冒。咱们赶紧擦完黑板走人,教室里实在太冷了。”

      “我不会的。”知道路明非也听见了刚才妈妈的电话,楚子航把围巾拽下来擦干净手机屏幕,转身就要去打水擦黑板。与此同时,门口忽然有个长发的女孩子探头进来:“楚子航?一起走吧,雨不会停的。天气预报说是台风,气象局发……路明非?!”

      楚子航看着这个容貌姣好的女孩,有点记起她是谁了。柳淼淼,和路明非同一年级的女生,但在高中部也蛮出名的,听说是初三就过了钢琴比赛十级,每年联欢晚会上都有她的钢琴独奏,楚子航班上也有几个男生为柳淼淼较劲儿,时不时地就喊什么“钢琴小美女”之类的称号。

      柳淼淼的神色里不掩惊喜。仕兰中学堪称传说的人物不多,楚子航算一个,路明非也算一个。想当初楚子航带着永远的第一名的荣光升上初二、初三直至高中部时,后来者们还在庆幸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这么牛逼哄哄的楚子航,路明非就横空出世,继承了楚子航的传说,继续在仕兰中学的初中部和高中部称王称霸。优秀得让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成绩,加上生的不错的外表,路明非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众多女生们追捧的那一类人,甚至在“此獠当诛”榜上的排名一度赶超楚子航。尤其是当大家发现路明非和楚子航私底下关系好得能穿同一条裤子时,路明非就一跃成为了他们无法触及的人物。

      “嗨。”路明非抬手挥了挥,语气真诚地夸道,“今天的发卡很漂亮哟。”

      他说的是柳淼淼发梢上坠着的那枚银质Hello Kitty发卡,闪闪发亮的小发卡衬得女孩时尚又娇俏。柳淼淼秀气的脸颊微微泛红:“谢谢……路明非,你也一起走吗?”

      “我和明非今天做值日,一会儿走。”楚子航淡淡地说道。

      柳淼淼的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但还是细声细气地道别:“哦,那我先走拉。”

      路明非看着她把头缩回去往外走,司机打开一张巨大的黑色伞罩在她的头顶,蹲下身帮她换上雨靴,那一点亮闪闪的银色躲在伞下渐渐走远直至不见。他笑眯眯地伸手隔着玻璃窗点了点她离去的方向,回头对楚子航说道:“师兄,我没记错的话她家在大西边的加州社区,和你家隔了一个城市的距离吧?”

      “嗯。”楚子航低着头看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我去擦黑板。你先别走,等下有人来接我们。”

      “好呀。”路明非听到短信提示音从楚子航攥着的手机里响起,十分爽快地应了一声。

(龙族)以我之名

第一卷  焚世之炎

第一章  哀血者

      昨夜暴雨忽至,又在夜半时分悄悄散去,以至于一直窝在里屋的叔叔婶婶根本没怎么听见雨声,今早起来才发现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全都淋湿了。路鸣泽眼都不睁就迷迷糊糊起床穿衣服,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忘掉了什么,但回忆一遍后发现一切正常,于是顺口叫睡在房间另一角的路明非起床。路明非仿佛根本没睡觉一样没有半点赖床的意思,动作利落地套上衣服径自走出去洗漱。路鸣泽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只恨不得一觉睡到中午头,婶婶进屋看见他那副懒样儿,气得冷哼一声,张嘴就是一通说教。

      路明非很小就被送到婶婶家生活了。在他五岁之前婶婶还能一直把持着他父母打来的生活费,但在他五岁时说要自己管理这笔钱,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婶婶被他淡淡扫了一眼就莫名地噤了声。后来婶婶思来想去,觉得一定是因为这孩子太凶,于是得出个“这孩子果然和我们家不是一路人”的结论安慰了一下自己,从此再没有管过他。路明非似乎也乐得自在,除了吃饭睡觉外没沾过半点婶婶家里的东西,一应用品都自己去买,平时也不在婶婶一家面前晃悠,加上他上学后因为成绩甩别人八条街从没被叫过家长,两方相互无视,倒也平安无事。只不过今年路明非和路鸣泽都是该小升初的年纪,婶婶看看自己儿子的成绩,再想想路明非的……顿时觉得自己的更年期能早来十年。

      路明非并不知道婶婶那九曲十八弯的心思也懒得知道。他洗漱后拎起自己的小书包就往外走。这是周末,他早就知会过婶婶要去图书馆复习。不过等出了这道门,谁知道他是去的哪儿呢?

      一边在路上晃悠,路明非一边照着地图往周围的初中走。学校里的老师给他推荐了几所中学,他就先去瞅瞅哪个比较合他的心意。

      雨后的城市空气清凉,跟个卸了妆的小姑娘似得,路明非那双天生眼角下垂的眼瞳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这座城市,唇边笑意浅淡,平添三分疏朗的气质。平心而论,路明非的长相天生讨人喜爱,眼睛线条自然生出点不晓世事的无辜,瞳仁的颜色清亮的像高透明度的琥珀,笑起来时活脱脱就是一个软萌的正太,妥妥地秒杀一干上到八十老太下到七八岁小姑娘的围观者。

      “啧,附近的这几个也都差不多就这样了。”大概走了三四所学校,路明非撇了撇嘴,收起手上的地图往路边的肯德基走去,打算解决一下自己的早饭问题。

      肯德基里的人稀稀落落,路明非点份套餐找了个角落坐下,还没吃上几口,就听见了后座上有人在说话。

      “城里的中学看了一半多,你真的没有喜欢的吗?”

      女人的声音音色温柔,语气却活泼得和她的声音不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谙世事的少女。任性和没心没肺是小女孩的特权,当一个女人逐渐长大还能这样活力十足地嬉笑说话,那么这个女人十有八九是一帆风顺一直被身边的人宠爱着的。

      路明非撑着脸玩套餐赠送的小人偶,然后听见回答那个女人的声音响起:“爸爸不是已经选好了学校吗,我觉得那个就很好。”

      是个孩子的声音,还没踏入变声期的声音已经天然透着点清冽的味道,感觉像秋日无人涉足的深山里淌出的细泉,清凉透亮,喝下去还有点隐隐的甜。

      “妈妈不是怕你不适应吗?下午还有三所学校要看,我们去了再做决定好吗?你也知道妈妈很忙的,马上团里就有舞蹈排练,到时候妈妈可没时间和你出来了。”

      “……好。”

      路明非不再勾着小人偶的链子转圈玩了。毕竟这个声音他熟悉的很,虽然比日后少了点沉稳少了点冷冽,但曾经相处过好几年,一听就能认出来是谁。他慢条斯理把小人偶一丢,唇边弯起了笑,转头打招呼道:

      “阿姨也在找合适的学校吗?”

      好久不见了,面瘫师兄。

      ……

      楚妈妈虽然外表看着像一朵高岭之花,但毕竟是个能和姐妹在酒吧喝完威士忌回家往沙发上一倒呼呼大睡的狼人,当然提不上多么难以接近。更何况作为市舞蹈团的台柱子,楚妈妈对美也是有着追求的,路明非的可爱颜值加暴击直接戳到了楚妈妈的萌点,于是两个人聊了十分钟楚妈妈就已经从学校问题一路歪到了大叹这么可爱一孩子怎么不是自家生产出来的。

      路明非这边快要刷爆了楚妈妈的好感度,也没忘了关注自己曾经(未来?)的面瘫师兄。楚子航比路明非大一岁,看样子刚上初中,这会儿正捧着杯柳橙汁坐在高脚凳上。按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再不活跃也该有点小个性,可楚子航却始终安静地如同不存在一样,看上去乖巧沉默过了头,也难怪楚妈妈觉得楚子航是不习惯现在上的中学,所以才带他出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学校。

      不过楚妈妈之前说的没错,她确实很忙。路明非刚和她聊到兴头上,她就被包里的电话铃叫走了。路明非这时才绕过桌子,坐到了楚子航的对面,琥珀色眼瞳和墨黑的眼瞳相互对视,笑意盈盈。

      “我是路明非,你叫什么名字?”

      ——
      潜藏在血液里的东西,将自己与世界分裂开的东西,从生到死都无法摆脱的东西。

      血之哀。

      这是混血种无法避免的命运,年龄无法阻碍它的觉醒,一如眼前的楚子航。

      但是,所传达的东西,你感受到了吗?

      琥珀眼眸温暖又冰冷,深处涌动着暗金色的流光,楚子航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冥冥中似乎有种无形的吸引力在驱使他去靠近这双眼眸。楚子航安静坐在那里,却有一种血液流动加速的兴奋感,有什么本能一样的东西正在破土而出,让他几乎控制不住捧着杯子的手。

      对的就是这样的,借彼此呵气吐息的温度温暖自己的身体,他们都是怪物一样的家伙,除了一颗心脏一身血液再没有什么是热的。

      是同类啊。

······

      诸位再见,我还有现代汉语广电概论新闻理论没背,两天后就考试了:)